栏目导航

现场报码室

 

第七十七章渡江
发表时间:2019-08-23
2017-06-28         

  几个无量禅院的僧人在前面带路,一行几百人往山后退去。许辽伤势稍有复原,她手臂搭在贾芸儿的肩上,拄着拐杖,两人拥簇在大批的蜀中门派的人群中,一步一步的往下走去。

  走了两个多时辰,大家沿着乌尤山山后的一条小道下了山。到山下后大家商议去处,几个门派的人就要离去了,等到下一次匡义门对蜀中其余门派发动进攻时再来会和。无余大师和若愚道长几人商议,群雄是否就此解散,等待匡义门的下一次进攻。无余大师说道:“眼下尚有几百号人,一天光是饮食用度就难以筹措,老衲也是大家就地解散的意思。待到下次匡义门的人再复有举动时诸位再来会和。”

  若愚道长说道:“峨眉山离这里也就百里左右的路程,匡义门此次大邀江湖豪杰来蜀中,不特是为了收服无量禅院的,目的在与我蜀中豪杰决战,一举平定蜀中。眼下没达到目的,必不会就此罢休。匡义门真若有所行动,峨眉是蜀中第一大派,匡义门的剑锋必然是直指峨眉山金顶寺。”

  无余大师双手合十的念声“无量寿佛,善哉善哉。道兄深谋远虑,深可佩服。只是只此小小一役,我们两边都有上百的损伤。若有大战,恐怕这些人无几人能幸还。以老衲拙见,大家暂且四下分散,彼时匡义门的人欲战不能,持久的下去,必然会自行退却。”

  唐门门主罗益说道:“大师有所不知,我们在林中对匡义门的人杀伤甚众,以我看,他们的折损少说在二三百之数。以我看来,我们在峨眉山在做伏击,匡义门将折损大半,那是我们打叠好锣鼓鞭炮,只等恭送他们出蜀就行了。”罗益说着颇为自得,无余大师却不以为然,说道:“我们已经杀孽深著,眼下在若大战,又得有几百条人命的折损。以老衲之见,还当暂时避其锋芒,等匡义门属下的那些门派自行散去,匡义门单独一派,难有作为,彼时自将撤退。”

  蜀中群雄都知道万一唐门难有作为,正面交锋的话,匡义门那些人几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将他们全歼,大家都是底气不足,多附和无余大师的意见。罗益也没有把握让匡义门的人在进一次埋伏圈,沉吟片刻以后也赞同无余大师的意见。大家商议过后决议先向西行,去峨眉山山脚下,若匡义门不做追击再行离散。

  一众人打着火把往西而去,走了半夜,身后的乌尤山上,一道冲天的火舌像是醉汉般摇摆着,天空被照的通红。大家相互吆喝戒备着,走到天亮,乌尤山上犹自大火冲天。诸人却已经往西走出十余里了。

  大家在一片滕曼萦绕着的树林边歇脚,这些人远道而来,都身上备着干粮和饭团等物。大家鏖战一天一晚上,都饥乏难耐,开始拿出干粮享用。唯独许辽和贾芸儿身上只有衣物细软,两人都腹中打鼓一般空空如也,只看着大家自用自的。许辽因为救出金顶寺的几位高僧,又武功高强。在山上时大家对他很见敬重。到了这里,大家又都不知道他这号人物似得。许辽和贾芸儿挨着身子,在满是露水的草地上坐着。贾芸儿靠着许辽的肩膀要睡去,许辽看一个青年小子在人群中左看看右看看的寻找什么,往自己这边走过来。

  那人在人群中找见许辽,笑嘻嘻的向许辽这里走过来。待到许辽的身边了先向许辽作揖说道:“小可见过公子。”许辽从重围中仗着武功卓绝,救出了金顶寺的那几个僧人,从乌尤山山顶,大家就议论着许辽,蜀中群雄都已经知道他,他不认识这人,也笑着作一揖。贾芸儿听见有人来了,睁开眼睛来,恍然像是哪里见过的。那人身上是金色的铠甲,满脸爽朗的笑容,手中提着一个小蓝盒。贾芸儿想起这是在竹林见过的唐门弟子罗艺成。罗艺成笑着向贾芸儿躬身作揖说道:“这位师姐可记得小生?”

  罗艺成看贾芸儿认得自己,笑的更加灿烂了。他对贾芸儿说道:“我们都是带了米粮的,想着师姐没带米粮,因此来给师姐分送一些。”

  罗艺成说着将蓝盒放在草地上,他打开蓝盒,一样样的取出来。是小半只烤鹅,几块米糕,罗艺成拿出木盘子来,将烤鹅等放在木盘子上。许辽和贾芸儿道谢,贾芸儿对许辽说这是唐门的罗艺成罗公子。许辽和罗艺成又复见过礼。罗艺成且不离去,站在许辽贾芸儿身边。贾芸儿先取了两块米糕给许辽尝,自己也取了一块。罗艺成笑着问道:“师姐你们现下将往哪里去?”

  贾芸儿笑而不语,罗艺成一句一句的追问,倒像是盘查似得。贾芸儿也不厌其烦的有问必答。许辽和贾芸儿吃过糕点,大家又动身启程了。

  罗艺成和贾芸儿许辽一块走,他帮贾芸儿拿着包袱,贾芸儿搀扶着许辽,一行人又复缓缓往西行进。

  罗艺成和贾芸儿闲聊着,许辽不甚说话。众人走出了约莫两个时辰的路,前面去探路的人飞奔回来给无余大师和若愚道长几人回报道:“前面看见匡义门的人在路上巡视,不宜再复往西去。”接着来了几个探路的人都回报匡义门的大批门众汇集在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小镇上。大家知道匡义门料准蜀中群雄要去峨眉山,已经抢先在路上截击。

  无余大师和若愚道长几人商议着东西北三路都不能行,现下只好往南而去。匡义门的人急于和蜀中群雄决战,他们找不到蜀中群雄的去向,在蜀中盘恒几日后就会回去。大队人马遂折向往南而去。

  走到晌午时分,大家重又到了岷江岸边。这时匡义门的人已经探知蜀中群雄的动向。蜀中门派不断的派出探子去打探匡义门的动向。几个去打探消息的人回来禀告“匡义门的人已经往岷江边上赶过来。”

  蜀中群雄慌乱起来,无余大师和若愚道长带领众人往东沿江而下,要去寻找渡河的地方。没走出几里,探子回报匡义门的人已经在身后十余里处,正全速往蜀中诸派扑来。

  大家越发慌乱,在江边骚乱起来。蜀中群雄已经在江上劫到几艘渔船和商船。无余大师几人商议就要渡河。

  岷江如一面明镜般平静,几乎看不出江水的流动。大家稍作部署,苗寨和唐门的人断后,其余的人分批渡江。罗艺成听得有人呜呜的吹响法螺的声音,这是唐门召集门众的信号。罗艺成将包袱还给贾芸儿,对贾芸儿和许辽说道:“师姐公子你们保重,师父在召集我,我得回去了。”

  贾芸儿和许辽给罗艺成道别,罗艺成临走了,频频的回过头来,叮嘱贾芸儿要保重。贾芸儿笑着答应他,待到罗艺成要走了,贾芸儿却在背后叫了一声“罗少侠”。罗艺成转过身,笑着问贾芸儿“怎么了?”贾芸儿也笑着对他说道:“你也保重。”罗艺成欢天喜地的应了一声,转身小跑着走了。贾芸儿皱着鼻子,一手遮住刺眼的阳光,笑着去看许辽。许辽眼神怪怪的看着贾芸儿讪笑。贾芸儿说道:“师哥,咱们渡江以后去哪里?”

  许辽拄着桦树枝,纵目眺望岷江江面。贾芸儿挨过身子来,双臂抱住许辽的腰。香港马会曾道人资料许辽用手抚摸着贾芸儿的头问道:“你是怎么认识罗公子的?”

  贾芸儿说道:“那天去林子里找水,他躲在一处竹林里。我给了他一些从竹子中取出的水,就认识了。”

  贾芸儿伸手在许辽的腰间用劲捏了一把,许辽叫出声来。旁边的人都转头看贾芸儿和许辽,贾芸儿抱的越发紧了。许辽叹气道:“一个人出门在外,举目无亲。被你又咬又掐的。”

  贾芸儿顺口说道:“没听过……”她想说”没听过打是喜欢骂是爱吗?”话到嘴边才觉得不妥,忙闭口不说。

  贾芸儿心下凛凛的微颤着,她想说出来,却又有些难以启齿。遂踮着脚在许辽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许辽也不说话了。一手从后面揽住贾芸儿的腰。

  首批过江的船只已经缓缓的驶离江岸,陈道长和静观道长在人群中找到许辽和贾芸儿两人,陈道长说道:“无余大师和我师兄叫我过来告知少侠,等下一批船只过来了,少侠就过江去。”

  陈道长说道:“他们是安排大家过了江,最后等唐门的弟兄们来了才过江的。”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开奖结果六开彩报码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香港挂牌正版正挂更新| 马会开开奖结果| 手机现场报码开奖直播|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九龙彩坛|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2015新年| 本港台现场报码| www.557888.com| 77995.com| 香港挂牌之全篇| 白姐心水论坛| 十二生肖开奖直播|